嫌疑人X的献身(编号: tushu-0062)

随时可以归还,无限期出租图书!实体书押金太高?邮费太贵?完美免实体书押金、免邮费方案:点击这里。图书出租借阅后可以阅读,也可以自己扫描看,如果要扫描(只能用于自用),推荐这里购买千元以上的智能扫描仪:点击这里

编号: tushu-0062
出售(押金): 50元
出租(租金): 3元
书名: 嫌疑人X的献身
建议用途: 朋友圈装逼撩妹
ISBN:9787544267618
嫌疑人X的献身
编者:* 著,刘子倩 译,新经典 出品
开本:32开
译者:刘子倩

内容简介

  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内容简介: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是日本天王作家东野圭吾“迄今为止*杰作”,创造了日本推理小说史上*的奇迹,将第134届直木奖、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及日本3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总冠军一并收入囊中。
  数学天才石神,每天都去固定的便当店买午餐,只为看一眼在那里做事的邻居靖子。
  与女儿相依为命的靖子,失手杀了上门纠缠勒索的前夫。
  为救靖子,石神挺身料理善后,以数学家缜密的逻辑思考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局,为靖子提供了天衣无缝的不在场证据,以令人惊骇莫名的诡计诠释了一份无比真挚纯粹的爱情……

作者简介

东野圭吾,日本著名作家,直木奖、推理作家协会奖、江户川乱步奖、本格推理小说大奖等日本重要文学奖项得主,2009—2013年日本票选最受欢迎作家第1名,作品中文版系列销量已突破600万册。
  1985年,凭《放学后》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、《周刊文春》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;
  1999年,《秘密》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;
  此后《白夜行》、《单恋》、《信》、《幻夜》先后入围直木奖;《白夜行》获《周刊文春》推理小说榜年度第1名、本格推理小说榜年度第2名;
  2005年出版的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史无前例地将第134届直木奖、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,以及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一并斩获;
  2008年,《流星之绊》获第43届新风奖;
  2009年出版的《新参者》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;
  2011年,《麒麟之翼》获日本权威书评杂志《达文西》年度推理小说第1名;
  2012年,《解忧杂货店》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。
  2014年,《祈りの幕が下りる時》(暂译《祈祷落幕时》)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。
  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,后期笔锋越发老辣,文字鲜加雕琢,叙述简练凶狠,情节跌宕诡异,故事架构几至匪夷所思的地步,多以推理悬疑描绘幽微人性,擅长从极不合理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,功力之深令人瞠目骇然。

显示部分信息
媒体评论

  ★这是我所能想到*纯粹的爱情,*好的诡计。——东野圭吾
  ★东野圭吾在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中将骗局写到了极致。——直木奖评语
  ★2009年初,脚伤卧床,读东野圭吾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。读得热泪滂沱,看到人心幽微和明朗,看到不抱希望的人生还可以那么灼热,就整个傻掉了,于是在床垫上,从白天读到晚上,翻滚读。此后,重新读推理小说、日本小说、翻译小说,乃至重新愿意读新书,都从这位陌生的东野圭吾开始。——史航
  ★这是今天*好看的小说。——《读卖新闻》(日)
  ★这本同时获得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第1名的作品傲视群雄,足可称为“传说中的作品”。——《产经新闻》(日)
  ★解谜部分和描写人性部分的两条线,像是被搓绳能手搓成一条绳。——《朝日新闻》(日)
  ★故事展开极其惊悚,连续的惊险解谜过程,故事结构缜密,令人赞叹。——《每日新闻》(日)
  ★一位天才作家的天才作品,两个天才对手的天才对决。——《朝鲜日报》(韩)
  ★读完这部作品*的感受是:只希望*后一页不要早早到来。——YES24(韩)
  ★翻开*页就知道作案人是谁,也知道案件的真相——一部完全透底的小说,凭什么能吸引千万读者去痴痴猜测另一个“真相”?——《北京晚报》
  ★一本小说看完之后,若给人一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,那么这本书至少应该已经成功了一半。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做到了这一点。——《新民晚报》
  ★逻辑的尽头,不是理性与秩序的理想国,而是用生命奉献的爱情。——《杭州日报》
  ★情节设计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——《广州日报》
  ★一面是弃绝情感的冷酷,一面是对爱的极度渴求。正是人类的理性与感性之间形成的巨大张力,将主人公的生活一一摧毁。——《都市快报》
  ★诡计包含着深深的爱或痛楚,包含着难以言表的心情。恐怕,这才是东野圭吾的成功之道。——《新闻晚报》

显示部分信息
免费在线读

第二章
  有东西从美里手中滑落,是铜制花瓶,那是弁天亭开幕致贺时的回礼。
  “美里,你……”靖子瞪着女儿。
  美里面无表情,失魂似的一动也不动。
  但猛地,她双眼圆睁,瞪着靖子身后。
  靖子转身一看,富樫正摇摇晃晃地站起。他皱着眉,按着后脑勺。
  “你们……”他呻吟着露出满脸恨意,直盯着美里。一阵东摇西晃,他朝她跨出一大步。
  靖子连忙挡在富樫面前。“不!”
  “让开!”富樫抓住靖子的手臂,用力往旁边一摔。
  靖子被掼到墙边,腰狠狠撞了一下。
  美里想逃,却被富樫一把拽住肩膀。富樫身子一歪,把她压倒在地。美里缩成一团,快被压扁了。富樫整个人骑在她身上,左手拽着她的头发,右手甩她耳光。
  “臭丫头,老子宰了你!”富樫发出野兽般的嘶吼。
  怎么办?靖子恐惧万分,再这样下去,美里会被打死。
  靖子环视四周,暖桌的电线映入眼帘。她从插座上拔起电线,电线另一端还连着暖桌。她就这么拽着电线起身冲上去。
  她绕到还压在美里身上狂吼的富樫身后,把电线往他脖子上一套,使出全身力气,拉紧。
  富樫呜地闷哼一声,往后一倒,双手拼命拉扯电线。靖子死命地拉。如果现在松手,就是死路一条。这个浑蛋肯定会像瘟神一样,阴魂不散,永远缠着她们。
  可是论力气,靖子终究不是富樫的对手,电线渐渐从她手中松脱。
  就在这时,美里翻身起来,去掰富樫扯电线的手。她骑在他身上,不让他挣扎。
  “妈,快点!快!”美里大叫。
  没时间再犹豫了。靖子紧闭双眼,将浑身力气灌注到双臂。她的心脏扑通狂跳。她一边听着血液汩汩流淌的声音,一边使劲拽紧电线。
  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拉扯究竟僵持了多久。直到听见一个小小的声音频频喊着“妈”,她才回过神来。
  靖子缓缓睁开双眼,依旧紧握着电线。
  富樫的脑袋近在眼前。暴睁的双眼一片死灰,仿佛正睨视着屋顶。脸由于淤血变成紫黑。勒进脖子的电线,在皮肤上留下深色的痕迹。
  富樫再也不动,口水淌下唇角,鼻子里也溢出鼻涕。
  “啊!”靖子大叫一声,扔开电线。咚的一声,富樫的脑袋撞在地板上,再也不动。
  美里战战兢兢地从他身上起来,校服变得皱皱巴巴。她跌坐在地,倚着墙壁,看着富樫。
  母女俩沉默良久,两人的视线都落在不再动的人身上,唯有荧光灯嗤嗤作响。
  “怎么办……”靖子喃喃自语,脑海里一片空白,“我杀了他?”
  “妈……”
  靖子的目光转向女儿。美里脸颊惨白,双眼充血,眼睑下犹有泪痕。靖子不知她何时哭了。
  靖子再次看着富樫,既希望他起死回生,又希望他永不复生——复杂的心情占据她的心头。但,他已在地上纹丝不动。
  “是这浑蛋……是他自己……”美里屈起腿,抱着双膝。她把头往两膝间一埋,开始嘤嘤啜泣。
  怎么办……就在靖子再次呢喃时,门铃响了。她大惊失色,全身禁不住痉挛颤抖。
  美里也仰起脸,泪水湿遍双颊。母女俩面面相觑,都在问:这时候会是谁?
  响起敲门声,然后,是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花冈小姐。”
  这个声音很熟悉。可靖子一时想不起是谁。她像中了邪一般动弹不得,继续和女儿对视。
  敲门声再次响起。“花冈小姐,花冈小姐。”
  门外的人似乎知道靖子在家。她没道理不去应门,可是这种状况下怎能开门?
  “你去里面待着。把门关上,绝对不许出来。”靖子小声命令美里,理智总算一点点回来。
  敲门声再次响起。靖子深吸一口气。
  “来了。”她发出刻意保持的平静声音,这已是她竭尽所能的演技。“哪一位?”
  “我是隔壁的石神。”
  靖子吓了一跳。刚才她们弄出的声响,想必非比寻常。邻居不可能不起疑心,石神才过来看看。
  “来了,请稍等。”靖子自认声音约略恢复了正常。
  美里已进了里屋,关上纸门。靖子看着富樫的尸体。必须处理这个。
  暖桌还歪着,是刚才拉扯电线所致。她把暖桌推到一边,牵过被子盖住尸体。虽然有些不自然,但已别无他法。
  靖子确认自己身上毫无异样后,方走到门口脱鞋处。富樫肮脏的鞋赫然在目,她连忙将其塞到鞋柜下面。
  她悄然无声地偷偷挂上门链。刚才没有锁门,她暗自庆幸,幸好石神没有直接推门进来。
  一开门,现出石神那张大圆脸,细缝般的小眼睛对着靖子。他面无表情,让人毛骨悚然。
  “请问……有事吗?”靖子对他挤出微笑,她知道自己脸颊僵硬。
  “我听到很大的响动。”石神脸上依旧一副难以辨读情绪的表情。“出了什么事?”
  “不,什么事也没有,”靖子用力摇头,“对不起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  “没事就好。”
  靖子发现石神的小眼睛正朝屋里望去,顿时全身一热。
  “是蟑螂……”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。
  “蟑螂?”
  “对。有蟑螂……我和我女儿想打蟑螂……才闹出些动静。”
  “杀死了吗?”
  “啊?”石神的措辞,令靖子的脸倏然绷紧。
  “蟑螂。”
  “啊……当然。已经没事了。”靖子频频点头。
  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,尽管说,别客气。”
  “谢谢。吵到您,很不好意思。”靖子鞠个躬,关上门,顺便挂上门链。听到石神回到住处,关门,她方长出一口气,忍不住当场蹲了下来。
  背后传来纸门拉开的声音,美里走出来。
  靖子慢吞吞起身,看着用暖桌被子盖住尸体的地方,再次感到绝望。
  “没办法……怎么办?”她喃喃道。
  “怎么办?”美里抬眼凝视着母亲。
  “还能怎么办?只能打电话……报警。”
  “要自首?”
  “没有别的办法,人都死了,不能活过来。”
  “若去自首,会怎么样?”
  “不知道……”靖子撩起头发,这才发现头发乱作一团。隔壁的数学老师肯定会觉得奇怪,但她现在已经无所谓了。
  “会坐牢吗?”女儿又问。
  “那还用说?”靖子张开嘴,绝望一笑,“我杀了人。”
  美里用力摇头:“妈妈又没有错,全是这浑蛋的错。我们都已经和他毫无瓜葛了,他却老来纠缠我们……怎么能因为这种人坐牢?”
  “说这些有什么用,杀了人就是杀了人。”
  说话间,靖子逐渐平静下来,渐渐能够冷静地思考了。她更加觉得她已别无选择。绝不能让美里变成杀人犯的女儿,虽然这个罪责无法逃避。
  靖子瞥向滚落一隅的无线电话,伸手去拿话机。
  “不行!”美里迅速冲上来,要夺走电话。
  “放手!”
  “不!”美里抓住靖子的手腕,可能是因为平常打羽毛球,她力气不小。
  “你放开。”
  “不!不能让您——我去自首!”
  “你说什么傻话!”
  “最先打他的人是我。您只是想救我。中途我还帮了您,我也是杀人凶手。”
  美里的话令靖子悚然一惊,霎时间,她握着电话的手没了力气。美里立刻夺走电话,一把抱进怀里,退到角落里,背对着靖子。
  警察会……靖子思索起来。
  警察会相信我吗?不会对我独自杀人的供述提出质疑?他们会完全相信吗?
  他们一定会彻底调查。靖子记得看电视连续剧时,曾听过“查证”这个词。他们会使用各种方法,确认嫌疑人的说辞是真是假。
  靖子感到眼前一暗。就算警察再怎么威吓,她也有把握不说出美里。但若是调查出了什么,怎么办?纵使她苦苦哀求,他们也不可能放过美里。
  能不能伪装成一个人杀人?靖子又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外行人动这种拙劣的手脚,肯定会被轻易识破。
  话虽如此,但我必须保护美里,靖子心想,女儿从小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。可怜的女儿,我就算拼了命也要保护你!
  该怎么办?有什么活路?
  就在这时,美里怀里的电话响了。她瞪大眼睛,紧盯着靖子。
  靖子默默伸出手。美里一脸犹豫,最后还是缓缓递出电话。
  靖子调整好呼吸,按下通话键。
  “喂?您好,我是花冈。”
  “我是隔壁的石神。”
  “啊……”又是那个数学老师,这次又想干什么?“有什么事吗?”
  “不知道你们商量得怎样了。”
  她完全听不懂他在问什么。“你说什么?”
  “我是说,”石神停了一下才继续说,“如果报警,我毫无意见。要是没这个打算,我或许……帮得上忙。”
  靖子陷入混乱,他到底想说什么?
  “总之,”石神用低沉的声音说道,“我现在可以过去一趟吗?”
  “不,这……不太方便。”靖子全身冷汗直淌。
  “花冈小姐,”石神提高了声音,“你们无法处理尸体。”

显示部分信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